96年8月10日清晨

少見地作了夢中夢,

不曉得是什麼徵兆?




我躺在病榻上,

媽在一旁照料我,

我感到身體非常虛弱,

彷彿是癌症末期或其他疾病末期。


知道自己快死了,

心裡倒沒什麼悲傷的感受,

只是身體感到很累而已。


朋友陸續進來探望我(見我最後一面?),

接著,不合理地,記者進來了。


我很驚訝為什麼記者會進來,

而且有點生氣。


記者依照慣例問了許多白目的問題,

大概例如「你快死了,有什麼感想?」之類的。


心想,自己的最後一程怎能任他們搞成一齣鬧劇?

於是我勃然大怒說:「我沒有必要回答你們的問題,給我出去!」

並且請媽把他們趕出去。


他們既驚訝又憤怒,

簡直就像走在路上被神經病揍了一拳,

一邊被趕還不忘理直氣壯地回頭罵我。


我心想:「不愧是記者,理所當然認為別人該對他們好。」




這個夢似乎到這裡就停止了。




接著我醒了,

正確來說,

是夢裡的我,醒了。




我感到很緊張,

怎麼會睡到這個時候,

急著出門上班。


匆匆忙忙趕到捷運站,

這捷運站很寬敞卻陌生,

但是夢裡的我覺得很自然。

此時巧遇大學同學—小靜怡,

卻也同時發現自己忘了帶錢包出門。


雖然想要閒話家常,

然而時間緊迫,

心裡只能煩惱著不能搭捷運的事。


小靜怡說她有兩張悠遊卡,

一張比較沒在用,可先借我。


充滿感激地,我接過了悠遊卡,

著急而混亂地搭上捷運。

坐了一陣子,經過(夢裡見過)熟悉的景物,

才驚覺自己搭錯車了!

於是慌忙地換車,

但捷運繞了很久依舊到不了我的目的地。


這時才突然察覺:「這些景色是夢裡見過的! 所以我還在作夢!」


[註]:我常夢到一些現實生活沒見過的地方,其實都是一些尋常的景物,例如都市裡的巷子,

高科技寬敞的捷運站、有點古老的火車站、外面長滿樹的隧道、一個上升坡、

一些街道等,那些地方對夢裡的我而言卻非常熟悉,同樣的景物也時常重複出現在夢裡。




我又再度醒來,

但依舊在夢裡,

這次夢的內容卻被我忘記了。




最後我才真正醒過來,

懶散地梳洗換裝,

匆忙地趕去搭捷運,

而幸好,這次有記得帶錢包了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美蒂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