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6-7 某賴生日後兩天,




我做了一個夢。



我身處在一間錄影帶出租店裡,

似乎想找什麼片子來看,

發現架子上面長了挺多蜘蛛網。

而且像瓜棚一樣,

竟然還有一些藤蔓植物捲捲的鬚。

我小心的輕碰一下藤蔓,

意外的發現它像含羞草一樣縮了一下,

不過那個縮法,

卻是捲鬚像彈簧壓縮的動作壓了一下。

驚人的是,

它縮起來的同時,

竟也把蜘蛛網給往上一拉,

可是蜘蛛網卻不是被拉破,

而是像百頁窗簾一樣整個被縮到上面去。



玩得很開心的我,

被我媽喚了一聲,

她手拿爆米花跟可樂,

叫我快一點,

電影快開始了,

該準備入場了。



我才想,

對喔,

我媽要請看電影耶,

幹嘛租什麼錄影帶。

(其實我平常是不看錄影帶的。)



關於電影作些什麼,

說句實話,

我不知道。



為什麼會不知道?!

因為接下來的夢境就切換了。







一個下過雨的午後,

太陽把空氣蒸得暖暖的,

庭院裡豔綠的植物說明著這是夏天的午後。

日式的房子,

向著庭院的和式門敞開著,

橫隔著一個木質走道,

擋不住庭院裡暖暖的睡意竄入房子。

可人、捲賴和我攤在房子裡的大廳(旁邊就是走道和庭院),

PG在一旁不曉得在打毛線還是玩電動,

我們三個的臥姿,

就跟喝得爛醉的醉漢沒兩樣,

睡得亂七八糟,

手臂、腿能當枕頭,

肚子也能當枕頭,

處處洋溢著夏日午後的悠閒。



但是在這個時候!

我不知是被某賴的手臂給打到,

還是被他驚悚的鋼絲頭給扎到,

我就.........嚇醒了...........



可惡,

還我一個好夢來!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美蒂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