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打死馬走過,

那等在玩具店的容顏如菊花的開落。



東風不來,玩偶的裙子不掀,

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,

恰若空盪的D肚向晚。

跫音不響,澤尻的泳衣不揭,

你底心是小小的A書緊掩。



濕答答的蒟蒻是美麗的錯誤;

我不是 詩人,只是澳客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美蒂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